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邦康国际

时间:2019-12-10 09:26:14 作者:新花园国际注册 浏览量:33232

邦康国际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邦康国际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邦康国际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邦康国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7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点点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凯时国际ag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云鼎国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金牌98c娱乐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

相关资讯
金牌98c娱乐

在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灵异第六感》票房大卖。故事剧情是围绕着一个小男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看见并感觉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个男孩说了一句令人感到很难忘的台词:“我看见死人走来走去。”在当时的电影里听起来,感觉实在有些怪诞。在现在,有一些人称他们在一些情况或场合下也会看到此类灵异的境况,这也是人们经常会谈到的“第六感”。第六感通俗来说就是指一种直觉,一份不平凡的感知能力。

在上海一家庭教会举办的“教会需要勇者”的系列讲座上,主讲人提到:“有些领袖拥有十分独特的恩赐,能在像埋在煤矿坑那样大的问题里,一眼瞥见一颗闪闪发亮如钻石的机会。当其他人感到精疲力尽、灰心丧志时,这些领袖却毫不畏惧,因为他们看见其他人所看不见的绝地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来解释这些领袖身上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呢?这是第六感吗?还是伴随着领袖的属灵恩赐而来的能力?是突然冒出的吗?有些领袖真的拥有更高的直觉吗?还是每个领袖都拥有同样多的直觉?我们可能培养这种特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主讲人表示,领袖的决策能力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或是超自然能力,“确切地说,他们能见人所未见,是完全可预见的结果……因为他们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并且让这些价值观作为自己对事实的认知,然后根据这些认知作为下决定的准则。”

领袖在对某件事做决策时,除去他的价值观、对事实的认知以及所拥有的经验之外,还需要遵行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我所信的是什么?

“首先,要我竭力所能的每件事上荣耀上帝,上帝也必荣耀我的领导,并且必然会荣耀他所托付给我的事工。”这句话不是挂在墙上精美的匾额,也不是写给基督徒领袖的属灵良言,而是绝不动摇的磐石,是全人全心的信仰。反之,若是在生活或事工上走捷径,亦或者妥协自己的品格、拒绝圣灵的感动而羞辱上帝,就很难得到从上帝而来的帮助。尽管在上帝的恩典中,他仍可能施行怜悯,但领袖不能心存这样的指望。

其次,相信上帝看重人。圣经教导,要顾念与尊重上帝在世上最珍视的宝贝——人——的需要,那么上帝也同样会对顾念人的人施与怜悯和尊重。要是自己尊重人并且以恩慈待人,上帝就会善待领袖以他所领导的人。

然后,教会是世界的希望。主讲人强调,领袖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当确保教会获得良好的领导。“领袖当以关怀的心和智慧来处理教会所有的决策。”

个人的中心信念会左右领袖的决策。主讲人以圣经里不义的官和伸冤的寡妇来举例说明:路加福音18章2节里描述这位不义的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换言之,他日常生活中并不在意荣不荣耀上帝这件事,他只想着“随我高兴做决定,上帝怎么看待这件事与我无关。”不但如此,他也不尊重人,因此他的决策取决于错误的信念。虽然最后他也给这位寡妇伸冤,但并不是出于对上帝和人的尊重。从这个官的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的政府是极其腐败的。

第二:其他领袖的经验。

很多领袖是更有智慧、更有恩赐、更有经验的人士。领袖在做出一项决策时,要学会:

1.向导师请教风险评估

冒险的人形形色色,一种是极端的冒险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的庄园也输掉;另一种是极端排斥风险者,他们不会冒险危机自己的生计。有些冒险成功,得到极大的收益;但也有些冒险一败涂地,付上惨痛的代价。“但失败时,他总会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功课,以及在冒险的过程中享受的快乐。”主讲人建议,“当你去评估风险时,是谁提供你意见?要有自己可请教的风险评估导师名单。”

2.向导师请教绩效评估

耶稣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这是指倘若雇员始终如一地提供有效率、有价值的服务,雇主就必须给与雇员适当的工资,以示表扬。但同一教导暗示着要是雇主没有得到始终如一、有成效、有价值的服务,那么这个工人就不应得到他全部的工价,因此可以减少工资数额或是终止支付。

“但需要分辨造成同工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讲人提醒,“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训练不当?是我们对这个人目标或期望过高?还是对他管理不善?”找到最终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对方没有做好就需要承担工作不济的全部责任。向有经验的人士请教,并制定改善计划,付诸实践,来使同工的工作更加有效率。

3.向卓越的导师请教。

“卓越荣耀上帝,也激励人。”要多向身边有能力的卓越人士请假,“多听一听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4.向激励士气者请教。

士气事关紧要。领袖有责任注意是否有士气低落的现象,并且有责任鼓舞大家的士气。“你的脑海中有谁是这方面的榜样呢?在同工当中,有没有人能振奋同工与义工的士气?花时间与这样的人相处,这可以帮助我们在日常决策中渐渐吸收他们的经验。”主讲人如此说到。

第三:痛苦的经验。

“痛苦”是位大能的教师,也是决策过程中极佳的资讯提供者。一份“痛苦档案”能够帮助领袖分辨出任何新点子具有痛苦的潜在可能性。如果痛苦程度太深,他们的警报器就会铃声大作,他们就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当然,也会有一些较年轻、经验较少的领袖仍在冒不智的风险,累积自己的触礁经验。”

“列出自己的‘十大痛苦清单’,彼此聚在一起分享自己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详细描述绝不再犯的错误,这是有益处的。”圣经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的智慧。(箴13:20)”,要有智慧,就要学会从别人的经验当中学到教训,包括他们惨痛的经验在内。

领袖必须牢记这些人生功课,常常拿出来复习,就不至于让自己与教会重蹈覆辙,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痛苦可以是一位十分有绩效的老师,但先决条件是我们必须愿意从这些惨痛的经验当中学习教训。”

第四:圣灵。

领导训练和教导固然是好,操练技巧值得效法,寻求智慧的建议也益处良多,注重心智发展更是不可或缺。但是,领袖是“凭信心行事”,而不是“凭眼见”。在领导方面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领域——惟有在我们仔细聆听圣灵的指引时,才能达到这境地。

领袖在带领教会时理当要运用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但是同样理当要无时不刻向天堂竖起一双耳朵,“要聆听圣灵的指引,他会提供我们决策过程中罪需要的智慧。”主讲人提出反问,“领袖要常常省察,生活中有足够安静的时间,聆听圣灵的轻声细语吗?既是你不完全了解哪些圣灵的指引,甚至你所属团队同工可能会质疑你的智慧,你能放胆执行圣灵的感动吗?你愿意靠信心行事吗?你愿意让圣灵在自己的决策过程中完全做主吗?”

当领袖整合了圣灵的指引以及其他几项决策原则——核心信念、有影响力的导师、痛苦经验的教训——这位领袖做决策的本是就会越来越高强。

....

热门资讯